鄧亞萍離開“即刻搜索”背後
  鄧亞萍與一群有著技術背景的高端人才強強聯合,“即刻搜索”卻在三年後“消失”,業內人士認為,首先是“戰略定位”有問題
  韓朝
  18次世界冠軍、劍橋博士、申奧大使……這些燦爛光環曾讓鄧亞萍風光無限。2010年,在這些光環的驅使下,她登上了人民搜索(後來更名為“即刻搜索”)總經理之位。
  一度信心滿滿的鄧亞萍,期望在搜索領域創造另一項輝煌戰績,如同她“快狠準”的乒乓技術般所向披靡。三年之後,“花光了20億元”的傳聞以及她面對公眾質疑的持續沉默,讓鄧亞萍面對很多壓力。
  “可能的話,這兩天會去看看鄧亞萍。在這個理不清的混亂時候,她還是顧全大局的。”對“即刻搜索”較為瞭解的知情人士告訴《第一財經日報》記者。
  本報記者瞭解到,“即刻搜索”已搬到了北京南五環外的大興區,那裡是新華社旗下盤古搜索所在的國家新媒體產業基地,鄧亞萍則繼續履行著自己一直兼任的人民日報社副秘書長職責,正常上班。本報記者一直試圖聯繫採訪鄧亞萍未果。
  2億投資?
  登錄即刻搜索首頁,目前僅保留新聞、網頁、圖片及地圖四項服務,此前推出的“曝光台”、“食品安全”、“醫葯”、“視頻”等幾個產品已下線,盤古搜索同樣只保留了新聞、網頁、圖片及地圖四項服務。即刻搜索的網頁和地圖搜索結果直接跳轉至盤古搜索,而盤古的新聞和圖片搜索結果則跳轉到即刻。
  即使已經出現上述變化,“即刻搜索”與“盤古搜索”重組為一家新公司的消息始終未經官方渠道正面證實,即刻搜索前中層李興(化名)告訴本報記者:“這可能是需要一個過程的,一些未辭職的老同事依然在正常工作。”
  “從搜索市場而言,重組為一家公司是沒錯的,只是更多人在感慨,一個‘體制內’所屬企業在試圖走向‘市場化’的過程中怎麼就夭折了?”互聯網分析師葛甲說。
  “事實上,即刻搜索前期投入也就2億元,這個數字是去年年底我所知道的。固定資產的投資沒多少錢,這些錢更多是花在人才的儲備上,最多的時候有600多人。”上述知情人士告訴本報記者。
  偶爾路過曾經工作的北京東三環環球金融中心這幢高檔寫字樓,李興多少有些恍惚,因為在輝煌時候,曾有幾百人穿梭在那裡的16層。“說是為夢想,有些矯情,但最初,的確是有一股衝勁。”李興說。
  當然,這種熱情是“國家搜索”最需要的。“其實,‘國家戰略’的概念提出是有一定道理的,俄羅斯的Yandex的市場份額占到60%,韓國的Naver占的份額更高。但‘互聯網安全戰略’具體怎麼弄,大家都沒搞明白,有人提出弄搜索,結果出來兩個,差不多時間,人民網推人民搜索,新華網搞盤古搜索。”上述知情人士說。
  互聯網老兵宮玉國就成為人民搜索2010年創立之初的元老和業務負責人,曾負責人民搜索最初的一系列運營事務。
  2010年9月,鄧亞萍出任人民搜索網絡股份有限公司總經理。憑藉強大的個人影響力,鄧亞萍的“臨危受命”在一定程度上給“人民搜索”帶來了巨大的傳播效應。“鄧亞萍本人是很認真勤奮的人,她把人民搜索當作了重要事業。”葛甲說。
  從當年9月19日傳出相關消息開始,10天內關於“人民搜索”和“鄧亞萍”的搜索結果便飆升至128萬條。據本報記者的不完全統計,單是2011年公開的報道中,鄧亞萍參加與互聯網相關的論壇、會議多達數十次。
  “她試圖能夠在最短的時間內融入到互聯網圈子裡,但比較戲劇性的是,鄧亞萍幾次演講時,臺下都有人在笑,因為這個圈子只認你做出了什麼東西。”知情人士表示。
  沒有互聯網從業經驗的鄧亞萍還是比較崇尚技術的力量。2010年9月,鄧亞萍曾咨詢李開復,李開復給她開了個名單。在鄧亞萍的團隊里,不僅有谷歌中國工程研究院原副院長劉駿、谷歌總部數據中心原工程師王江、谷歌安卓系統1.0版創始人之一錢江等一長串明星陣容,中層管理者也有從百度等公司挖過來的。
  鄧亞萍也親自在高校招聘人才。李興說:“即刻搜索給我們的待遇等各方面都是不差的。”這些待遇包括給不少員工解決北京戶口。
  艱難的探索
  有衝勁、韌勁並有社會知名度的鄧亞萍與一群有著技術背景的高端人才強強聯合,為何讓“即刻搜索”在三年後“消失”了呢?業內人士認為,首先是“戰略定位”有問題。
  人民搜索面世伊始,就冠以“國家搜索”名頭。人民搜索的投資方為人民日報社和人民網。
  “因為鄧亞萍初期的確也說了些‘無傷大雅’但卻成為‘笑話’的話。而圈內人更沒有把人民搜索當作一個競爭對手看待,這是最為尷尬的地方。”知情人士表示。
  比如,鄧亞萍曾經這樣評價過百度:“我們(人民搜索)本身代表的是國家,最重要的不是賺錢,而是履行國家職責。你不用打敗我們,你應該多幫助我們,多給我們出主意。”
  這種“體制內”的烙印就像是“雙刃劍”,使得即刻搜索走得很“艱難”。
  “客觀地說,人民日報社的體制改革相對靠前,包括資產剝離產權分明,做得非常不錯了,即刻搜索作為人民網的子公司,最初大家對未來頗有展望,不排除可能獨立上市。”上述知情人士表示。
  曾有記者問及對即刻搜索在盈利方面有什麼要求時,鄧亞萍也回答說:“當前最重要的是,我們要建設擁有自己知識產權的搜索引擎技術平臺。我們一直圍繞這個目標在努力,先把基礎打好。”鄧亞萍坦言,前期靠國家給予資金支持,但她堅持稱“最後一定要走向市場”。
  “作互聯網,你可以沒有草根經驗,但要有草根思維。我相信即刻搜索的技術沒有問題,但產品好是需要有流量的,而流量則是需要渠道建設與投入的。”葛甲說。
  流量的獲取需要巨額資金。百度2013財年第三季度財報稱,百度第三季度流量獲取成本(TAC)為人民幣10.39億元。從本報記者獲取的信息來看,即刻搜索的2億投入顯然非常有限。
  說到草根思維,業內人士稱,這是習慣在“聚光燈”下的鄧亞萍所欠缺的,而微軟、谷歌的技術人才這方面也是有問題的。
  即刻搜索其實也有政策,根據相關扶持措施,將近200家地方重點新聞網站如今都已有了即刻搜索的鏈接,但業內人士隨機抽查了5家,大江網、青海新聞網、杭州網、金黔在線、長城網,卻發現沒有一家使用即刻搜索的搜索框。
  “人民搜索並沒有這方面的投入,也沒有野蠻生長的過程,採取的是自然成長。”葛甲認為。
  李興表示:“在這個過程中,我們還是推出了消費者需要的服務產品的。” 今年春節前夕, 多家公司推出搶票軟件、搶票插件和搶票瀏覽器,即刻搜索亦開發了一款“即刻搶票”,“小火了一下”。
  即刻搜索還與360搜索展開戰略合作,內容包括:全面接入國家食品藥品監督管理總局的藥品查詢數據、聯合運營網絡曝光台以及食品安全欄目。“這些使得即刻搜索一度的流量還挺高,但在內部管理以及缺乏核心定位等綜合原因下,出現了很多問題。”業內人士說。
  “尷尬”的結束
  今年2月,一篇題為《我所瞭解的即刻搜索的研髮狀況》文章自彎曲評論網站首發後廣為流傳。在這篇帖子里,自稱在即刻搜索工作三年的jikesoldier說了人民搜索的種種問題。其中,無核心技術成為“焦點”,劉駿及他的云云網也有所涉及。一些即刻搜索員工對本報表示:“該帖與真實情況不符。”
  業內人士表示,劉駿的確擁有自己的創業項目“云云搜索”,即刻搜索和云云也是合作關係,即刻搜索提供一定股份和免費使用服務器等資源,云云則提供核心技術。
  “其實,在互聯網圈,管理者自己在外有公司是很正常的事,但這在外界看來就有許多問題。”葛甲表示。
  在該帖流傳不久後,人民網副總編輯張善菊空降出任常務副總經理處理日常工作,劉駿總體協調負責的前端開發組被解散,云云網和即刻搜索的合作基本宣告終結。
  陷入輿論漩渦的即刻搜索,更難以在市場上大有作為。根據權威流量統計機構CNZZ發佈的今年10月份中國搜索引擎市場份額排名,即刻搜索的市場份額幾乎為零。至於人民搜索的總收入,在人民網的財報中也沒有提及。
  “據我所知,是沒有盈利的。”知情人士說。
  今年8月1日,有消息稱,即刻搜索和盤古搜索會宣佈合併信息,兩家搜索團隊將重組為一個新公司。但至今,依然沒有權威消息發佈。
  “根本上,還是由於戰略上的不確定,使得即刻搜索一直在摸索中發展,尷尬到了最後。”葛甲說。插圖/劉飛
(編輯:SN054)
創作者介紹

簽名布

lx48lxxolq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